紅樓夢詩詞選
工作坊

默默拓展藝術中心

頁首

默默拓展藝術中心 - 會章

Opera 戲曲

Music 音樂

Culture 文化

Child 兒童

Youth青少年

Elder 長者

Course 課程

Education  教育

Social Work義工活動

 

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。

 

石頭記 -- 曹雪芹

滿紙荒唐言,

一把辛酸淚。

都云作者痴,

誰解其中味?

 

紅樓夢引子

開辟鴻蒙,誰為情種? 都只為風月情濃。

奈何天,傷懷日,寂寥時,試遣愚衷:

因此上,演出這悲金悼玉的《紅樓》夢。

 
好了歌 - 跛足道人
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功名忘不了!
古今將相在何方?荒塚一堆草沒了!
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金銀忘不了!
終朝只恨聚無多,及到多時眼閉了!
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姣妻忘不了!
君生日日說恩情,君死又隨人去了!
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兒孫忘不了!
痴心父母古來多,孝順兒孫誰見了?
 
好了歌注 - 甄士隱
陋室空堂,當年笏滿床。
衰草枯楊,曾為歌舞場。
蛛絲兒結滿雕梁,綠紗今又在篷窗上。
說什么脂正濃,粉正香,如何兩鬢又成霜?
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,今宵紅綃帳底臥鴛鴦。
金滿箱,銀滿箱,轉眼乞丐人皆謗。
正嘆他人命不長,那知自己歸來喪?
訓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強梁﹔
擇膏粱,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!
因嫌紗帽小,致使鎖枷扛;
昨憐破襖寒,今嫌紫蟒長。
亂哄哄,你方唱罷我登場,反認他鄉是故鄉。
甚荒唐,到頭來,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!
 
太虛幻境引子 - 警幻
春夢隨云散,飛花逐水流。
寄言眾兒女,何必覓閑愁
 
金陵十二釵正冊
 
(寶釵 和 黛玉)可嘆停機德,誰憐詠絮才!玉帶林中挂,金簪雪里埋。
 
(元春)二十年來辯是非,榴花開處照宮闈。三春怎及初春景?虎兔相逢大夢歸。
 
(探春)才自清明志自高,生與末世運偏消。清明涕送江邊望,千里東風一夢遙。
 
(湘雲)富貴又何為?襁褓之間父母違。展眼吊斜暉,湘江水逝夢雲飛。
 
(妙玉)欲潔何曾潔?云空未必空。可憐金玉質,終陷淖泥中。
 
(迎春)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金閨花柳質,一載赴黃梁。
 
(惜春)堪破三春景不長,淄衣頓改昔年樁。可憐繡戶侯門女,獨臥青燈古佛旁。
 
(鳳姐)凡鳥偏從末世來,都知愛慕此生才。一從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
 
(巧姐)勢敗休云貴,家亡莫論親。偶因濟村婦,巧得遇恩人。
 
(李紈)桃李春風結子完,到頭誰似一盆蘭?如冰水好空相妒,枉與他人作笑談。
 
(秦可卿)情天情海幻情身,情既相逢必主淫。漫言不肖皆榮出,造舋開端實在寧。
 
 
終生誤(寄寶玉)
都道是金玉良姻,俺只念木石前盟。
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,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。
嘆人間,美中不足今方信:
縱然是齊眉舉案,到底意難平!
 
枉凝眉(寄黛玉)
一個是閬苑仙葩,一個是美玉無瑕。
若說沒奇緣,今生偏又遇著他﹔
若說有奇緣,如何心事終虛話?
一個枉自嗟呀,一個空勞牽挂。
一個是水中月,一個是鏡中花。
浪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,
怎經得秋流到冬,春流到夏!
 
恨無常(寄元春)
喜榮華正好,恨無常又到。
眼睜睜,把萬事全拋。
蕩悠悠,把芳魂消耗。
望家鄉,路遠山高。
故向爹娘夢里相尋告:
兒命已入黃泉,天倫呵,須要退步抽身早!
 
分骨肉(寄探春)
一帆風雨路三千,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。
恐哭損殘年,告爹娘,休把兒懸念。
自古窮通皆有定,離合豈無緣?
從今分兩地,各自保平安。奴去也,莫牽連。
 
樂中悲(寄湘云)
襁褓中,父母嘆雙亡。縱居那綺羅叢,誰知嬌養?
幸生來,英豪闊大寬宏量,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。
好一似,霽月光風耀玉堂。
廝配得才貌仙郎,搏得個地久天長,准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。
終久是云散高唐,水涸湘江。
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,何必枉悲傷!
 
世難容(寄妙玉)
氣質美如蘭,才華馥比仙。
天生成孤癖人間罕。
你道是啖肉食腥膻,視綺羅俗厭﹔
卻不知太高人愈妒,過潔世同嫌。
可嘆這,青燈古殿人將老﹔
辜負了,紅粉朱樓春色闌。
到頭來,依舊是風塵骯臟違心愿。
好一似,無瑕白玉遭泥陷﹔
又何須,王孫公子嘆無緣。
 
喜冤家(寄迎春)
中山狼,無情獸,全不念當日根由。
一味的驕奢淫蕩貪還媾。
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;
作賤的公府千金似下流。
嘆芳魂艷魄一載蕩悠悠!
 
虛花悟(寄惜春)
將那三春看破,桃紅柳綠待如何?
把這韶華打滅,覓那清淡天和。
說什么,天上夭桃盛,云中杏蕊多。
到頭來,誰把秋捱過?
則看那,白楊村里人嗚咽,青楓林下鬼吟哦。
更兼著,連天衰草遮墳墓。
這的是,昨貧今富人勞碌,春榮秋謝花折磨。
似這般,生關死劫誰能躲?
聞說道,西方寶樹喚婆娑,上結著長生果。
 
聰明累(寄鳳姐)
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!
生前心已碎,死后性空靈。
家富人寧,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。
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,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。
忽喇喇,似大廈傾; 昏慘慘,似燈將盡。
呀!一場歡喜忽悲辛,嘆人世,終難定!
 
留余慶(寄巧姐)
留余慶,留余慶,忽遇恩人;
幸娘親,幸娘親,積得陰功。
勸人生:濟困扶窮,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!
正是乘除加減,上有蒼穹。
 
晚韶華(寄李紈)
鏡里恩情,更那堪夢里功名!
那美韶華去之何迅? 再休提繡帳鴛衾。
只這帶珠冠,披鳳襖,也抵不了無常性命!
雖說是,人生莫受老來貧,也須要陰騭積兒孫。
氣昂昂頭戴簪纓,光燦燦胸懸金印,
威赫赫爵祿高登,昏慘慘黃泉路近。
問古來將相可還存?也只是虛名兒與后人欽敬。
 
好事終(寄秦可卿)
畫梁春盡落香塵。
擅風情,秉月貌,便是敗家的根本。
箕裘頹墮皆從敬,家事消亡首罪寧。
宿孽總因情。
 
飛鳥各投林
為官的,家業凋零;
富貴的,金銀散盡;
有恩的,死里逃生;
無情的,分明報應。
欠命的,命已還;
欠淚的,淚已盡。
冤冤相報實非輕,分離聚合皆前定。
欲知命短問前生,老來富貴也真僥幸。
看破的,遁入空門;
痴迷的,枉送了性命。
好一似食盡鳥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淨!
 
西江月•嘲寶玉二首
無故尋愁覓恨,有時似傻如狂。縱使生得好皮囊,腹中原來草莽。
潦倒不通庶務,愚頑怕讀文章;行為偏僻性乖張,那管世人誹謗!
富貴不知樂業,貧窮難耐淒涼;可憐辜負好韶光,於國於家無望。
天下無能第一,古今不肖無雙;寄言紈褲與膏梁:莫效此兒形狀!
 
讚林黛玉
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,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。
態生兩靨之愁,嬌襲一身之病。淚光點點,嬌喘微微。
閒靜時如姣花照水,行動處似弱柳扶風。
心較比干多一竅,病如西子勝三分。
 
紅豆曲 - 賈寶玉
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,
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;
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,
忘不了新愁與舊愁。
咽不下玉粒金口噎滿喉,
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。
展不開的眉頭,
捱不明的更漏--
呀!
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,
流不斷的綠水悠悠。
 
葬花詞 - 林黛玉
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
游絲軟系飄春榭,落絮輕粘扑繡帘。
閨中女兒惜春暮,愁緒滿懷無著處,
手把花鋤出繡帘,忍踏落花來復去?
柳絲榆莢自芳菲,哪管桃飄與李飛,
桃李明年能再發,明年閨中知有誰?
三月香巢初壘成,梁間燕子太無情,
明年花發雖可啄,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,
明媚鮮妍能几時,一朝漂泊難尋覓。
花開易見落難尋,階前愁煞葬花人,
獨把花鋤偷洒淚,洒上空枝見血痕。
杜鵑無語正黃昏,荷鋤歸去掩重門,
青燈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溫。
怪儂底事倍傷神?半為憐春半惱春,
憐春忽至惱忽去,至又無言去不聞。
昨宵亭外悲歌發,知是花魂與鳥魂?
花魂鳥魂總難留,鳥自無言花自羞。
愿儂此日生雙翼,隨花飛到天盡頭。
天盡頭!何處有香丘?
未若錦囊收艷骨,一抔淨土掩風流,
質本潔來還潔去,不教污淖陷渠溝。
爾今死去儂收葬,未卜儂身何日喪?
儂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儂知是誰?
試看春殘花漸落,便是紅顏老死時。
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!
 
題帕三絕 - 林黛玉
眼空蓄淚淚空垂,暗撒閑拋卻為誰?
尺幅鮫綃勞解贈,叫人焉能不傷悲?
拋珠滾玉只偷潸,鎮日無心鎮日閑。
枕上袖邊難拂拭,任他點點與斑斑。
彩線難收面上珠,湘江舊跡已模糊。
窗前亦有千竿竹,不識香痕漬也無?
 
秋窗風雨夕 - 林黛玉
秋花慘淡秋草黃,耿耿秋燈秋夜長,
已覺秋窗秋不盡,哪堪風雨助淒涼!
助秋風雨來何速!驚破秋窗秋夢續。
抱得秋情不忍眠,自向秋屏移淚燭。
淚燭搖搖爇短檠,牽愁照恨動離情。
誰家秋院無風入?何處秋窗無雨聲?
羅衾不奈秋風力,殘漏聲催秋雨急。
連宵脈脈復颼颼,燈前似伴離人泣。
寒煙小院轉蕭條,疏竹虛窗時滴瀝。
不知風雨几時休,已教淚洒窗紗濕
 
 

 

 

 

 

 

 

飛鴿傳書 stately@solo88.com